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機會在哪裏?

作者:季新 日期:2020-10-29



29_fc57c3292fb54d3fea8d1d77ffada180efd189fd_w_500.jpg



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,如何“破局”?考驗人心,更考驗智慧。

“黑天鵝”滿天飛,“灰犀牛”遍地跑。風雲變幻之下,全球治理能否擺脱困局,大國協調能否有效推進,世界經濟增長能否挖掘新動能,科技革命能否為人類進步帶來真正福音,非傳統安全威脅能否得到有力遏制,各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能否得到及時迴應?

其中,經濟增長、科技革命是“解局”的題中之義。

同時,在深圳建立經濟特區40週年、“長三角一體化”國家戰略提出兩週年之際,一方面,既要做出戰略判斷和戰略選擇;一方面,也要總結中國區域的實踐和創新,挖掘經濟增長和科技革命的機遇和內涵。



大變局,大趨勢

10月28日,“從物聯網之都到科創之都——無錫經濟開發區深圳產業對接會”在深圳召開。會議上,無錫經開區的“雪浪實踐”和深圳的科創經驗得到紮實的討論,鄭永年等學者探討了世界大變局下的新一輪科創革命的意義,現場有深圳市企業科技創新促進會、大公坊iMakebase等18家機構和企業簽約。

鄭永年認為,“大變局”呈現出五種趨勢:首先,中美兩國的技術競爭會越來越激烈;其次,兩國技術的脱鈎不可避免,但是否完全脱鈎則取決於中國的開放程度;再次,中美技術脱鈎也會導致中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的技術脱鈎,但脱鈎的程度也取決於中國的開放程度;然後,歷史地看,中美也不可避免會發生軍事競賽;最後,從長遠看,中國會形成一個國有資本和民營資本相結合,以企業為主體的開放型技術市場。


29_39b2da51586bdfc7165822c4d6f9ff2d974a5bc8_w_500.jpg

無錫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周常青


以這樣的趨勢來看,“大變局”對技術意味着什麼?

因為“大變局”是由中美關係的變動引起的,下一輪技術競爭和創新必然圍繞着中美兩大國進行。換句話説,中美競爭的本質就是技術競爭。

在技術競爭中,中國面臨着原創性技術不足的問題。從中國組裝,到中國原創,還有一條漫長的路要走。

從此視角來觀察珠三角和長三角,我們既要承認,在這兩個發達地區,已經形成了規模技術創新體系,也在中美技術競爭中扮演着關鍵的角色;同時,我們也要看到,提高創新能力不僅僅在於技術本身的進步,更在於創新體制的進步。

更進一步説,長三角和珠三角要做成地域嵌入性的世界性平台,對標舊金山和紐約灣區,以“單邊開放”的態度和抱負,參與到全球性的經濟競爭中去。



長三角範本

無錫經開區的“雪浪實踐”,是長三角一體化、參與全球技術競爭過程中一個值得思考的範本。

從技術探索的角度去看,兩屆雪浪大會和“雪浪實踐”,將人們固有的“互聯網就是救世主”的想法改變了過來。未來世界的真正救世主還是製造業本身,而云計算、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技術,只是工具。

製造業才是經濟的主體,更是賦予下一代互聯網、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新的內涵、新的活力、新的生命的主體。一場製造業與互聯網全面融合的鉅製的序幕,由雪浪小鎮徐徐拉開。無數鋼鐵洪流,正匯入1和0組成的數字浪潮。

因為認定了製造業是下一代互聯網的創造主體,圍繞製造業的雪浪雲工業互聯網平台,搭建了起來,為未來工廠提供基礎設施的工廠大腦,也誕生了。工廠大腦以數據為引擎,以計算為動力,為傳統制造業企業導入一條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升級的道路。

這是一場從根本上改變製造業機制體制的深刻變革,帶來了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。


29_ed20fba19b3589d57f47d0ba05c64a5e9d8c7bc5_w_500.jpg


從體制創新的角度去看,雪浪小鎮的繁榮,更是政府持續創新機制、改革體制的成果。

雪浪小鎮和雪浪大會,都秉持着市場的精神,讓市場主體發揮更大的能動作用,減少政府幹預市場、干預經濟、“會一開完茶就涼”的做法。雪浪小鎮管委會的成立,將重構政府和市場間關係,讓政府更好地發揮持續創新、連鎖創新的積極作用,也是在政府和開發區管理經濟和園區發展的機制體制上的重大突破。

除此之外,無錫正醖釀着從運河時代邁進“太湖時代”。

2020年9月4日,無錫市發佈《無錫太湖灣科技創新帶發展規劃(2020-2025年)》,明確將在長約108公里、總面積約500平方公里的太湖灣區域,打造一條科技創新帶。“太湖灣科創帶”的藍圖,計劃打造無錫產業發展的新空間、經濟發展的新引擎、城市形態的新展現、科產城人融合的新樣板,並創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科技創新中心,為長三角勇當中國科技和產業創新的開路先鋒、構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級城市羣展現“無錫作為”、貢獻“無錫力量”。



攜手並進

從數據上看,珠三角和長三角的競爭似在“加劇”。

2019 年,珠三角GDP總量達到8.69萬億元,約佔全國GDP總量的8.7%。但從人均GDP來看,按照2019年常住人口計算,長三角人均GDP為8.99萬元,摺合1.3萬美元;珠三角人均GDP為13.48萬元,摺合1.95萬美元。由此可見,珠三角的人均收入收入水平更高,綜合經濟實力和社會財富實力更強。

以企業稟賦來看,珠三角有華為、大疆等世界頂級的科創公司;長三角地區亦有阿里巴巴、吉利汽車等名聲在外的本土企業,但就其“技術基因”而言,略遜一籌。

長三角具優勢的冶金、化工等傳統產業較多,以互聯網“改造”製造業的需求,因而也更高。雪浪數制創始人、CEO王峯和塬數科技CEO逄振,分別就自身企業的探索,分享了數字化與製造業緊密結合的經驗。


29_0678dcdbc1a7bbd6b26d0aad68980433005ca975_w_500.jpg


歸根結底,珠三角和長三角的“叫板”不是目的,競爭可以説是“比學趕幫超”意義上的“競爭”,二者的精誠合作才是“大變局”時代的最優解。

因此,今天無錫經濟開發區和南風窗雜誌社主辦、南風窗長三角研究院承辦的“從物聯網之都到科創之都——2020無錫經濟開發區深圳產業對接會”,意在深化相關部門、區域和機構的交流和持續合作。

無錫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周常青在致辭中指出,我國正在構建以國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。在此背景下,城市與城市間,區域與區域間更進一步加強科技創新上的合作交流,不斷推動產業間協同發展已經是大勢所趨。深圳具有無可比擬的創新環境與條件,兼具調動全球資源的能力。而無錫有着良好的製造業基礎和資源稟賦,在創新與發展上後勁十足。兩者相遇,必然有着廣闊的合作空間與無限的可能。


29_3c50d41a2772e6d8b97075ac68e24a0d0dc1f26d_w_500.jpg


無錫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、管委會副主任楊建平在致辭中表示,無錫是物聯網之都,深圳是科創之都。創新是深圳的底色。深圳從特區創立之初率先衝破舊觀念,傳播新思想,以一個又一個“第一”為中國改革發展創新探路。無錫經開區希望與深圳的企業家、專家深入交流,找到合作的契機,學習先進的發展理念。

無錫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委員、管委會副主任馮愛東表示,“深圳奇蹟”讓每一個人都看到了變革創新所藴藏的巨大能量,而雪浪小鎮打造全球物聯網地標所走的,也是一條變革創新之路。這是深圳和無錫存異求同之處。

“圓桌論壇”上,天翼勤智上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裁湯大傑、三諾集團高級副總裁張謙、中科海拓創始人劉濤,就“以製造業為引擎的深錫合作的未來”的話題進行了交流。

其實,變局也意味着新局。

亂而思治,危而望安。利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成果,中國的區域一體化進程,亦有希望進入和平發展、高效發展、優勢互補的軌道。




本期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