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期文章

“鐵甲威龍”王思聰

作者:李少威 副主編 來源:南風窗 日期:2019-08-15
  今天,真正的媒體人已經所剩不多,剩下的還輕易不敢批評人,顯得也不是那麼“真正”。
  他們真的很不容易,本已稀有,可能很快也會被肚子裏的真話撐死。
  第一,批評張三李四沒什麼人要聽,自説自話,沒勁。
  第二,批評名人倒也不怕他不高興,就怕人民羣眾説你“蹭熱點”,而不在乎是非曲直。似乎人人都是夸父,追着太陽跑,越熱越好,熱死都光榮。如果企鵝只想抱着它的冰塊,就顯得非常虛偽。
  第三,批評有錢人,人家會説你眼紅,“仇富”,心理陰暗,甚至還會進一步引向是否意在索取“封口費”。即便是最為温和的反彈,也會説你假清高。
  第四,批評犯了錯乃至犯了罪的人也不是沒有風險,很可能惹惱另一羣人,他們即便不説你落井下石,也會説你打死老虎。或者説你“站在道德制高點”。
  總之,過去批評人,只需要自己不犯錯不犯罪,站得直直的還有能力講道理就行,而現在這樣的條件遠遠無法構成必要的稟賦了。你還需要是一個有錢人、一個自帶熱點的名人、一個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並且被人掌握的人,這樣你説起話來就硬氣,既沒有蹭熱點的嫌疑,也沒有仇富的必要,同時也不會被人質疑假道學。很顯然,真正的媒體人絕大部分不具備這些條件,所以我們看到,今天敢於批評人的都是董明珠這樣的強人,其他人只是在幫着“擴散”。
  當然,“噴子”是敢於隨時辱罵的,但他們是作為“流量”而存在的,也就是説,這些人只是一個數據。誰會去和數據較真呢?鞋裏進了一粒沙,硌了腳,倒出來就是了,還能揍它一頓?宋慧喬説要起訴就她和宋仲基離婚的事情造謠的人,以及評論者,想來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。
  有一個人,幾乎具備一切批評者的最佳條件,批評起人來簡直就是“鐵甲威龍”,他就是手撕半個娛樂圈的王思聰同志。
  注意到他,是2016年《我不是潘金蓮》上映時,因為萬達院線排片率比較低,馮小剛在微博長篇叫板。馮的行文和口氣,有點像電影《功夫》開頭他扮演的那個黑幫幫主,和一個太監捏在了一起。於是王思聰一回復就抓住了要點:説話別陰陽怪氣,聽着噁心。後來幫主不見了太監出來了,他説您消消氣,我一直欣賞您的耿直。試想,如果不是王思聰,而是一個二愣子文化人衝了上去,這時候應當是太監不見了幫主出來了。
  這是這位首富之子、微博紅人、80後耿直boy作為一個批評者的開山之作。2015年他就説過,自己心中真正的演員是宋丹丹、李雪健、張國立等,而不是“毯星某冰某予”,“除了根本無作品和不會演戲的硬傷,火起來主要靠緋聞、水軍、話題和炒作”。這已經頗有點氣勢了,但類別打擊顯然不如個別打擊來得有勇氣。
  他罵了很多人,近來最令人擊節讚賞的是罵孫宇晨,只用了那人人熟悉的兩字髒話,這比從實業興國、企業家責任的角度進行理性批評要犀利多了。後來孫宇晨在美國突發腎結石,既印證了王思聰的看法,同時讓人懷疑是捱罵後的內傷延遲發作了。
  坦白説,面對許多人許多事,擅長理性分析的人也不見得不想説髒話,只是不能説。況且,你來説和王思聰來説,那完全是紅與黑的區別。
  今年年初,吳秀波“佛經”事件爆發,氣質大叔人設崩塌,王思聰痛罵“渣男”“壞得讓人害怕”,也是非常性情畢露的,看見的人心中可能都響起了一個浩然的旋律:“我站在,烈烈風中……”
  很多人崇拜王思聰,因為他有錢,或者有名。作為獨立的媒體人,自然不會去當誰的粉絲,不過也相信,良心總是好的,不管安裝在誰的身體裏。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南風窗在線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於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誌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欄目錄與名稱、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